虛空瀰漫着巨大的烏雲,埃布就仿佛是那烏雲的中心。他全身迸射出強大的威壓,那種恐怖的氣息比烏雲還要沉重、還要恐怖,如海浪的咆哮,佈滿了眾人的心頭。

    啪。啪。啪~~

    可怕的閃電與火焰交織在一起,發出「啪、啪」的碰撞聲。銳利的眼眸抬起凝視着冰帝他們,目光中透着令人心悸的鋒芒。

    「你們去死吧。」埃布身軀猛地一顫,狂暴的威壓瀰漫開來,隨即向着冰帝他們涌了過去,埃布化作一道恐怖的黑影,手中的長鞭猛地揮出。

    虛空發出一道恐怖的「撕拉」聲,隨即便見虛空被劃開一條加大的豁口。

    「冰域,守護。」在埃布出手的剎那,冰帝海渃德也動了。只見漫天的雪花化作了巨大的冰晶,將冰帝、古神他們三人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冰晶內,古神三人的面色都十分的難看,雖然埃布的實力很強,但誰也沒想到他的實力會那麼恐怖。而且,聽他的語氣他還能更強,這就有點讓人心悸了。

    咔擦~埃布的長鞭拍打了過去,虛空中發出陣陣雷鳴般的破空聲,隨即便見長鞭重重拍打在冰晶上。

    虛空中,巨大的冰晶在微微顫抖了下就碎裂開來,化作漫天的碎冰。消散在空氣當中。長鞭豁開虛空,一路高歌,隨後拍擊在一面盾牌上。

    這是古神傑邁爾的勝利之盾。勝利之盾與神力之劍都是上古神器,兩者一出同源,當二者同時出現時能增加二者的威力。加上冰霜領域的幫助,最終還是接下那恐怖的一擊。

    然而,他們二人都不好過。冰帝的冰霜領域直接被埃布打破了,此刻的他面色有些蒼白,領域的力量雖然強大,但也承受不住幾種力量的疊加,所以直接破碎開來。

    雖然,領域的力量能幫助傑邁爾化解一些恐怖的壓力,但他那如潮水的恐怖力量依舊奎枯拉朽般涌了過來。所以能承受住那劇烈一擊就很不錯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,古神被這種巨力轟擊着有些難受,就仿佛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正流竄在他的體內。然而,最大的衝擊還是在心理的深處,埃布的恐怖實力已經強大到不可思議,讓他有種內心的恐怖。

    主要還是埃布給他的衝擊太大了。以前,他高高在上,是塔拉大陸的最高者,創建古龍帝國,受萬人的敬仰,然而,他的實力與自信正被埃布一點點的磨掉了。

    「殺。」傑邁爾嘴唇緊咬,令自己保持了冷靜,隨即爆喝一聲,向着艾布沖了過去。身後,殺手之王達卡以及冰帝海渃德都紛紛爆喝出聲,身軀一晃便化作三股恐怖的氣浪向着埃布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虛空劇烈的翻滾着,夕陽微微染紅虛空,只見三道身影向着埃布衝去。埃布站立於虛空之上,眼中透着自信與不屑。

    「貪慾之槍。」虛空上,殺手之王持着貪慾之槍便從遠處射來,速度快到可怕。巨大的槍芒上帶着驚人的穿透力,仿佛連虛空都能穿透。

    「呤~~」刺耳的破空聲從遠至近只是剎那的功夫,達卡本就修煉風系法則,如今加上穿透力強大的貪慾之槍,虛空都仿佛要被穿透了般。然而,他強他更強。

    只見埃布猛地揮出,那恐怖的威壓再次鋪天蓋地般的湧來,整個虛空都仿佛被牢牢地鎖定般,貪慾之槍可怕的威力在這恐怖的威壓面前就變得緩慢下來。

    達卡滿臉的驚訝,但他別無選擇,身軀一顫,貪慾之槍劃破虛空,向着長鞭辭了過去。槍矛上狂風大作,隱隱帶着崩天之勢。

    崩塌~

    槍矛刺破了蒼穹,長鞭在虛空中化作了模糊的虛影,而殺手之王達卡則向着地面栽去,貪慾之槍在他手中有些微微顫抖起來,他的目光凝重。額頭上有

類似:極品修真邪少 誓不入宮門 寵後養成之路 重生之容琅 撿張仙圖混都市 
大家在看

十方武聖

滾開

斗羅劍魔再起不能

撲街作家54

農家小福女

郁雨竹

斗羅之虎嘯乾坤

霜雨匯成河

斗羅之皚皚血衣侯

凎飯人

斗羅:以酒入道

水仙挽月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165s 2.3904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