測試廣告1

    <><><><>保留豫州,抑或南下廬江、豫章?

    這是劉備給袁術的選擇題

    見苦心經營的防線搖搖欲墜,袁術如夢初醒,勒令紀靈從八公山返回,死守壽春和淝水防線。筆硯閣 www.biyange.net

    袁術不想做選擇題,親統大軍救援合肥,攻張飛。又令部將黃蓋回援六安,保護汝南與淮南的通道。

    袁術在淮南經營數年,合肥雖丟,合肥周邊依然有不少鄉、里有留守屯兵、屯營,只要收集潰兵和物資,就有反擊之力

    行到半路,碰上數千丟盔棄甲潰兵,被數百不緊不慢尾隨而來的零散騎兵攆得如喪家之犬

    袁軍部將急忙用弓弩招呼,那些騎兵卻像游魚一樣四散而開,行進中不忘回頭射箭。

    袁術見騎兵背後「祖」、「吳」字小旗,招呼潰兵來問:「祖字旗是何人,如此剽悍?」

    聽得故人祖茂所部,袁術也是唏噓不已,遣人招之敘舊:「祖君在劉備麾下何職?

    校尉?!

    何其小哉!

    何不重歸我麾下,予你五百金,至少一個將軍跑不了,日後還有封賞。」

    金元戰略,屢試不爽。袁術曾以之拉攏呂布、豫州黃巾、關西樊稠等降將。

    「可笑!」

    祖茂欲擒袁術為功,也在百步外下馬勒馬暫止:「你和袁本初兩個同室操戈,兄弟尚不能相容,如何容得天下人?」

    袁術臉上一陣抽噎,心裏大恨不已,只是考慮麾下正缺騎兵,和顏悅色道:「本公一心討伐董卓、恢復漢室,本初卻遣人陰奪我豫州。是非曲直別人或者不知道,祖君親歷其中,豈能不知?」

    祖茂哼哼兩聲,又道:「當初劉幽州遣我等統帥騎兵,跋涉數千里來援,為你立下不少功勞,你卻只信孫文台和一些舊部,將我部下騎兵淨數調走,如此秉持門戶之見,心胸也恁得小了。」

    「冤枉,實在冤枉!」

    袁術指天對地詛咒發誓:「我叔父舉薦孫文台為長沙太守,我念着情分,又舉薦他豫州刺史,其餘孫香、孫靜、吳景、孫賁、孫策等皆兩千石,將前方軍事盡數委競於他。

    萬萬沒想到孫堅父子野心甚大,排斥異己,對祖君下手。當初我確實看錯了孫家,為其蒙蔽,並非本意!」

    祖茂愣住了

    原以為袁術會狡辯,沒想居然當場承認錯誤。仔細回想,袁術對劉和奉若上賓,確實沒必要對當時只是都尉、任職副將的自己太過針對,而孫堅的強勢即便袁術也有所忌憚。

    袁術見祖茂目瞪口呆,以為說動了他,一些心裏話噴涌而出:「劉玄德本袁門故吏,我待之如弟,二十年間屢次向叔父和朝廷諸公舉薦,他才能從一郎官,扶搖而上,佔一方州郡。

    我與他、陶方伯、劉幽州、公孫將軍本是盟友,我還將女兒嫁給他兒子……

    可他不僅奪了徐州,還趁我不備,奪我淮南,天下間有恩將仇報如是者……」

    一席話下來,祖茂對袁術「顛倒黑白」「好不要臉」有了新認識,卻也被高層政治鬥爭之隱秘刷新了認識、動搖了心思。

    見袁軍軍容尚整,天色漸暗不利騎兵,祖茂早沒了擒袁術以立功之心,在袁術詫異眼神下,彎弓搭箭:「袁公路,看箭!」

    祖茂部騎兵莫不引弓向向

    有情遇到無情,一席言辭,付了箭雨,袁術頓時又驚又怒,撥馬逃回陣中盾牌後:「相談甚歡,祖君何故如此?」

    祖茂這時候冷

類似:一念情深,總裁大人好眼熟! 《佛顯靈》 宮斗 守妻如玉 馭夫36計 
大家在看

斗羅之我的武魂司空震

巨小喵

三國請回答!崩壞的三國演義

輝煌光叔

剪輯歷史:開局盤點十大帝皇

吃吃吃人

華夏遠征軍之我的團長

行走的大羊腿

紅樓春秋我為王

九命貓零

斗羅:化身狂蟒,開局吃了藍銀皇

連老賊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163s 2.3898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