測試廣告1    ( )        他都快成了北城的笑柄。看書否 www.kanshufou.com

    倘若家裏的這點子事再傳出去,他這張老臉還要不要了?

    溫雅妍簡直就是在給他添亂。

    「你閉嘴!等會跟你算賬。」溫華庭調息了片刻,抬頭換上了笑臉去看溫雅寶,「別跟你妹妹計較,她還小不懂事。」

    變臉比翻書還快。

    溫雅寶從未見過溫華庭用這樣和善的模樣善待過她,不過溫華庭眼底還是一成不變的算計。

    「妍妍是還小,不過……再小年紀也知道搶姐姐的未婚夫。我都不知道,她是小不懂事,還是我的東西,她就非搶不可。」溫雅寶軟軟的刀子鈍鈍地拍在溫華庭臉上,聲音有怨有怒,語調卻繃的端莊。

    這點像極了阮瑾瑜,哪怕盛怒,也不會像韋鈴蘭打滾撒潑只為達到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「都是她母親沒教好她,以後我會嚴加管教,絕不讓她再鬧出從前的那些齷齪事。」

    溫華庭缺錢,而溫雅寶有錢,他要想從溫雅寶手裏拿錢,就得順毛捋,一切都順着她才能平息怒火。

    「這麼說父親也覺得從前那些事都是上不得台面的?我的委屈自然的算不得什麼,只是連累了溫|家的聲譽,拖累了爺爺和父親的名聲就不好了。」

    溫雅寶不是不會韋女士那些小心思,從前只是不屑,現在她卻也想讓溫雅妍嘗嘗她當初承受的那些滋味。

    「倒也不是我非要計較個長短,都是自家人。可喬老夫人可不是這麼想的,她原就瞧不上咱們家,妍妍即便是以一己之力攀上了喬少,喬老夫人還是能想法子棒打鴛鴦。」

    溫雅寶心有戚戚的垮下臉,語重心長道,「與其和喬家正面為敵,不妨順着喬老夫人的意思。畢竟胳膊擰不過大|腿,誰知道,韋女士為了自己的利益,能做出那樣瘋狂的不顧溫|家臉面的事,倒是我沒想到的。」

    溫雅寶一概把所有的問題往喬老夫人身上推,反正喬老夫人恨不得再也布沾上溫|家的人,也曾默許溫雅寶可以把這些鍋甩給喬家。

    只要不把這段已經取消的婚約存在過的事,當眾承認即可。

    「如今鬧成這樣,韋女士也算是自食惡果。」溫雅寶說的都是實情,即便是她和喬老夫人聯手設局,也得韋鈴蘭想要白玉鳳佩才能上鈎。

    倘若韋女士沒有半點私心,不論溫雅寶怎麼設局,韋女士都不會掉入陷阱。

    「你胡說,溫雅寶……」溫雅妍正要破口大罵,被溫華庭一瞪,她的語調瞬間拿捏起柔弱來,「姐姐怎麼能這麼污衊母親?要不是姐姐設計母親,母親怎會被喬老夫人拿捏住把柄送進監|獄?」

    倒打一耙從來都是溫雅妍的長處。

    溫華庭瞪着她的眸光瞬間軟了下來,不等溫雅寶開口。

    休息室的門被打開,換好衣服的唐秘書從裏面走出來。

    她恭敬的跟溫華庭打了聲招呼,笑盈盈的體面開口,「二小姐這話是在強詞奪理,非要論個是非對錯的話,韋女士何苦要給溫|總當情人呢?如果韋女士真的愛溫|總,也不至於非要鬧得溫|總妻離子散方罷休。這年頭當小三這麼理直氣壯的,也就韋女士這種精緻的利己的女人了。」測試廣告2

類似:
大家在看

我能看到生命值

筆尖的手術刀

斗羅之全知圖書館

七星域世界樹

人在斗羅,開局被銀龍王追殺

鹹魚揍仙師

斗羅:我的武魂接地府

萌新2333

陳黃皮

麻衣神婿

斗羅大陸5重生唐三

唐家三少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16s 2.3894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