測試廣告1沈夢雲用複雜的眼神瞧了江城一眼,滴水聲更近了,「看來就是這個東西了。筆神閣 m.bishenge.com」她低聲說「把東西丟下,我們走。」

    江城像是還有點捨不得,見到這一幕的高言氣不打一處來,「我說江兄弟,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惦記這副泳鏡?」

    泳鏡是線索這點可以肯定,否則身後的東西也不至於窮追不捨。

    可令所有人都意外的是,即便丟掉了泳鏡,發出滴水聲的東西還是沒準備放過他們。

    「滴答。」

    「滴答。」

    聲音更近了,這次就在他們身後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不清楚是不是緊張造成的錯覺,高言在最後一次回頭時,隱約看到不遠的拐角後,立着什麼東西。

    之所以說隱約,是因為只露出一半,另一半躲在牆後,幾乎與黑暗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「該死。」高言咬牙道,他一邊跑,一邊對江城沈夢雲說「怎麼回事,為什麼還咬着我們不放?」

    「難道一定要殺掉一個人才行?」高言說到這裏,眼神已經集中在了江城背後。

    如果說鬼一定要殺掉一個人才肯放他們走的話,那麼這個人一定是江城。

    畢竟東西是他拿走的。

    而且很大程度上來說,線索也是他找到的。

    仿佛是感受到了高言的視線,江城突然轉身,兩人視線在交錯的瞬間高言就主動避開。

    緊接着,在高言沈夢雲兩人震驚的目光中,江城又從衣服裏面掏出了一件捲起來的,白色的衣服。

    是一件白大褂。

    白大褂打開後,裏面還包着一把雕刻刀。

    「臥槽!」高言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,「你什麼時候拿的,我怎麼不知道?」

    江城貌似也知道這次不好解釋,摸摸鼻子,說「我想拿一件也是拿,還不如多拿點,來都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來都來了」高言嘴角一抽,他現在完全能理解身後鬼的窮追不捨。

    換位思考,要是來個人給自己家搬空了,那自己也得追上去和對方拼命。

    「靠牆。」沈夢雲用命令的口吻對江城,「把手舉高。」

    江城十分不情願的轉身面對牆,然後背對沈夢雲,把兩手舉高,「你溫柔點。」江城扭動身體說「我怕疼。」

    「老實點!」沈夢雲也對這個男人沒轍,想着還是搜一遍身才安心,鬼知道他是不是還偷拿了什麼東西。

    不過這次還好,沈夢雲快速的搜了一遍他的上身,尤其是衣服里,確實沒有別的什麼東西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時站在一邊警戒的高言卻像是想起了什麼,「泳鏡,雕刻刀,白大褂還有跑鞋和筆記本!」

    正在搜江城身的沈夢雲也在江城腰部偏下摸到了一處堅硬的東西,「這是什麼?」

    「嘖。」江城十分不情願的從裏面掏出一本黑色封皮的日記本,按照他原本的打算,是想一件一件丟,說不準哪一件就能把鬼打發走。

    拿着這本還帶着溫度的筆記本,沈夢雲倒吸一口氣,質問「你到底想做什麼?」

    江城放下手,轉過身,索性也不裝了,「你不都看見了嗎,鬼就是衝着這些東西來的,這足夠說明它們的價值。」

    「可也要有命拿才是!」高言心中一萬個後悔,要是早點盯緊他,就沒這麼多事了。

    「不試試怎麼知道,至少現在我們清楚了,這些東西是真的有用,或許是解決任務的關鍵也說不好。」江城很坦然說。

  

類似:
大家在看

絕代神主

百里龍蝦

總裁大人超給力

十六夜少主

絕世劍神

無用一書生

一劍獨尊

青鸞峰上

天帝后羿傳

侯星宇

逆劍狂神

一劍清新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143s 2.3803MB